<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评奖 > 评奖要闻 >

    【文萃】刘方喜:工艺学批判重构的马克思主义

    发布日期:2019-03-26 08:50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工艺学批判;马克思主义;物联网

      一、马克思归来与工艺学批判重构

      2017年是《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2018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马克思之后,现代科学技术继续发展,生产方式的技术基础继续革命。如果说马克思所处19世纪生产方式的技术基础则可用“mechanical(机械化)”来描述的话,那么经历了两个多世纪后,“digital(数字化)”进而“intelligent(智能化)”可以用来描述当今生产方式的技术基础的新特征。

      2016年,Christian Fuchs和Vincent Mosco编辑的《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一书引言的标题即为 Marx is Back(马克思归来)。工艺—生产力—生产关系革命构成完整的三层结构。劳动资料这种社会人的生产器官是每一个特殊社会组织的物质基础,资本主义这种特殊社会组织的物质基础就是机器体系这种体力器官,其发育成熟使资本主义社会有机体也发育成熟,实现了生产关系的资本主义革命,同时?#37096;?#21551;其自我扬弃进程。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看,尽管风云变幻,但贯穿其中的一条不变的红线是:全球范围内,科学技术不断累积?#28304;?#21457;展,生产方式的技术基础、劳动资料形式的变革和社会人的生产器官的发育的连续进程总体上没有被打断,生产力在累积性发展中趋于全面解放,资本主义自我扬弃进程进一步加速,生产关系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工艺基础越来越坚实。清晰而深入理解这一发展大势,需要回?#22870;?#20256;统研究相对忽视的马克思工艺学批判思想上来。

      二、工艺—生产力—生产关系革命:工艺学批判的三层结构与二重性

      马克思揭示了工艺学研究的三个层面:第一,力学家(数学家)式的单纯的技术层面的研究;第二,“比较注意问题的经济方面”的工艺学家上升到经济层面;第三,当涉及人们的社会关系和物质生产方式的发展之间的联系时,研究则进一步上升到社会和批判层面。简言之,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特有的革命表现为三个层面:第一,技术层面的工艺革命(机械发明、机器革命);第二,经济层面的生产力革命;第三,关乎社会和批判层面的生产关系革命。

      工艺学批判所研究的生产力(劳动力)与生产关系(社会关系)的二重性变革,集中体现在劳动资料形式的历史变革上,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特有的革命就首先体现在机器体系这种机械性的劳动资料形式的变革上。重视二重性乃是批判地理解问题的全部秘密,对于工艺学批判来说,资本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二重性,又具体表现为物质生产资料本身与物质生产资?#31995;摹?#31038;会使用形式”之间的二重性。

      现代生产力的发展离不开技术的发展,马克思工艺学批判与其政治经济学批判紧密联系在一起:现代技术的发展首先引发工艺革命,催生机器体系生产方式,引发生产力革命,进而实现生产关系的资本主义革命,资本主义促进技术发展,但在进一步发展中又越来越成为阻碍,要使现代技术和生产力真正充分而全面发展,就必须扬弃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既是马克思工艺学批?#22411;?#26102;也是其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基本结论。

      三、由“机械化”而“智能化”:两次“机器革命”与工艺学批判重构

      从现代技术所引发的社会人的生产器官发育、劳动资料形?#22870;?#38761;的连续进程看,马克思关于第一?#20301;?#22120;革命的相关?#27835;觶?#21516;样适用于对当今第二?#20301;?#22120;革命的?#27835;觥?#24403;今第二?#20301;?#22120;革命所体现的依然是科学在工艺?#31995;?#24212;用和赋予生产以科学的性质。文章就在两?#20301;?#22120;革命的联系与区别中展开具体?#27835;觥?#39318;先,两?#20301;?#22120;革命都赋予生产以科学的性质,但第一?#20301;?#22120;革命所形成的生产方式的技术基础主要是力学或机械技术,而第二?#20301;?#22120;革命主要涉及的是数字技术。其次,两?#20301;?#22120;革命所形成的生产方式都具有体系化、自动化的特点。最后再从社会人的生产器官看,机器体系是由自动机,由一种自行运转的动力推动的。但这种智力还主要由人生产从外加诸机器,而当今人工智能则开?#21152;?#26426;器本身自动化生产或者说由机器内生而不再是外加,由这种人工智能驱动的物联网生产方式,标志着机器体系之智力系统?#37096;?#22987;自动化运转,生产的智力器官?#37096;?#22987;真正发育。如果说机械性劳动资料是现代机器体系之?#36235;?#31995;统和肌肉系统或体力器官的话,那么,人工智能这种智能性劳动资料就是其?#36816;?#31995;统或智力器官,人类生产方式由机械化进一步智能化。作为人类生产方式现代化重要标志的机器体系正在开始二次革命,现代社会人的生产器官也正在开始二次发育。

      四、由“资本主义”而“社会主义”:物联网生产范式转换的重大社会意义

      “机器体系+动能”这种劳动资料形式具有机械化、自动化、体系化的特点,当今第二?#20301;?#22120;革命所形成的“物联网+人工智能”则进一步使之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标志着人类劳动资料形式的二次变革,生产力开始获得二?#25105;?#32780;也是更全面的解放——这种表现为工艺革命的生产力革命必然引发生产关系的革命。如果说第一?#20301;?#22120;革命使劳动由形式上而实际上从属资本,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育成熟,但同时?#37096;?#21551;了劳动摆脱资本、资本主义自我扬弃进程的话,那么当今第二?#20301;?#22120;革命使劳动更彻底从属资本,但同时劳动摆脱资本、资本主义自我扬弃进程又进一步加速,生产关系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工艺基础越来越坚实,人类物质生产在基本范式上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换的发展大势也更清晰地昭示出来。

      推动数字技术、互联网、区块?#30784;?#22823;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制造不断融合,创造“物联网+人工智能”这种更先进的生产方式,不仅仅只是发展经济、提高生产力的需要,同时也是创造更适合社会主义的特有新生产方式的需要,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制度优势必然会越来越充分显示出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如果说在第一?#20301;?#22120;革命中中华民族失去了发展资本主义的机遇的话,那么,在今天更有利于社会主义发展的第二?#20301;?#22120;革命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迎来重大机遇!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题《工艺学批判重构:物联网生产方式革命与马克思归来》,《东南学术》2018年第5期,本网 张雨楠/摘)

    您是第位访?#25910;?/h4>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

    南国彩票4+1图规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