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高水平大学建设的突破点在哪里

    发布日期:2019-03-26 08:50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24052;平?#19968;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再次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双一流”建设有什么样的共性和特性?中国的一流大学距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双一流”代表哪些能力、行为或结果?……

    日前,由长江教育研究院、江苏大学、江苏教育现代化研究院主办的2019镇江·长江教育论坛在镇江召开。来自国内高校的50多位领导及教育学者齐聚一堂,共同?#25945;?#39640;水平大学建设、大学内涵建设以及大学评价等前沿问题,为高水平大学建设和实现教育强国梦贡献智慧。

    资源堆砌无法支撑高水平大学建设

    “双一流”建设如火如荼,但是在学者眼中,很多大学对内涵式发展热情不足,?#28909;?#20047;远景的规划,也没有制度改革措施。

    为了探究高水平大学的建设规律,浙江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眭依凡教授先后调研了香港、美国等地数十所高校。在他看来,一流大学建设不是仅靠资源就可以支撑起来的,“利用高校自身的治理结构,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能有效提升高校发展的内生动力。这是给我国‘双一流’建设的一个启示”。

    “外延式发展是传统的一种发展模式,以速度和规模为发展要素,内涵式发展则是现代发展模式,强调的是质量和效率。?#34920;?#20381;凡认为,外延式发展主要靠投入,投入后规模就可以扩大、速度就可以提升,但追求质量和效率的内涵式发展则要强调改革。

    “通过优化高校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创新发展能力,通过大学内部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来实现内涵式的发展。” 眭依凡强调,大学内涵发展的途径就是构建结构,创建一个依据效率优先、整体设计、民主管理、依法治校的原则来构建大学的治理结构。

    据了解,香港科技大学用20年时间冲进了世界一流大学行?#26657;?#20294;它仅有理学院、工学院、工商管理学院、人文社科院四个学院,教员700人不到,各类学生14000多人。

    “香港的大学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管理部门允许大学自主发展,而且研究跟教学之间是融?#31995;摹!?#23725;南大学(香港)副校长莫家豪认为,作为高等教育的教师、研究人员,不应只是为了研究排名、发表文章。学校非常重视研究能不能转化成学生学习的内容,能不能提升香港总体的教育水平,更重要的是学校的研究能不能对社会经济有好的影响。

    以“生态思维”规划“双一流”建设路径

    “如果说大学是教育的皇后,那么,‘双一流’便是皇后的皇冠,‘双一流’A类高校就是皇冠?#31995;?#26126;珠。”南京大学党委书记胡金波以哥德巴赫猜想来类比“双一流”引起了很多学者的共鸣。

    “育人为本,人才为基,贡献为王,是南京大学‘双一流’建设的三个基数。”在胡金波看来,学校?#24179;?#21733;德巴赫猜想的方法是需要寻找到南大的阿基米德杠杆。其中,最重要的支点是改革创新,要向改革要活力、向创新要动力,而难点在于需克服学校学科建设过程中的“布朗现象”。

    布朗现象指的是分子的无规则运动,反复的碰撞消耗大量能量。学校要坚持由无序走向有序,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这就要优化管理。尤其?#24378;?#26381;学科建设过程当中这样无序的状态。胡金波介绍,学校努力构建具有南大特色的学科生态体系,该体系是宝塔型的,非电线杆型的;是成长型的,非干预型的;是体系型的,非条块状的;是特色性的,非体重性的。在“双一流”建设过程中,让不同学科的教授在不同岗位上发挥着作用。充分调动各个方面的积极性,让每一个人都有出彩的机会。

    “假设目标?#21069;?#20919;水烧到120摄氏度,?#20064;?#22330;水?#24459;?#21319;迅速,任务顺利完成,而到了下半场就要创新方法、方式、模式、工具。”在首都师范大学校长孟?#34987;?#30475;来,这样的“半场理论”隐喻在于,下半场的重点是探索突破拐点的“高?#26500;保?#28145;化综合改革并且重新构建教育生态。

    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则认为,大学的构建要围绕人才成长的规律,并将其放到大环境里来考虑。除围绕两个纵向环?#24120;?#39640;等教育的发展进程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态势,还要围绕两个横向环?#24120;?#19968;个是国际合作高等教育的格局,另一个就是行业和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只有在这两纵两横的大环境下遵循人才成长的规律,才能办成真正一流的高等教育”。

    内涵式发?#20849;?#33021;靠数据说话

    “现在不少高校在建设‘双一流’时,非常关注数字、数据。从数字角度来看,的确不少高校的数字非常好看,但是事实上,现在的部分学校,与上世纪80年代相比,那时的校园更像是一个大学。”会议现场,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阎光才抛出一系列问题,引起现场专家的热议。内涵式发展所强调的内涵是什么?内涵是数据吗?

    阎光才认为,大学的本?#20160;?#26159;简单通过数据能够反映出来的。关注“双一流”,不可避免地关注数据,但不能唯数据论。

    阎光才认为,围绕着数据所形成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管理思维、经济思维。数据带来的最重要的是生态问题。教师入职初期,在证明是否具备学术实力方面,数据具有一定的价值。但是进入到职业中期教师能力已经被认可后,是否还需要一系列的数据考核方式?

    “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要强化一?#20013;湃位?#21046;,然后要维护权利,拥有权利,才会更好地履行义务。才能够让大学变得更成熟,让学者、让学生快速成长起来。”阎光才说。

    “大学的内涵和建设路径,说起来都是文化问题。”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别敦荣表示,中国有 2600余所高校,普通高校有不同类型、不同层次、不同所属关系,也有不同的服务面向等各种差别,在这些差别存在的情况下,需要根据不同的组织特性去协调好大学文化的价值矛盾关系,通过这样一?#20013;?#35843;来使得中国大学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特点,而不是千校一面。这样一来我们中国大学离内涵式发展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就不远。

    “政策研究不是推磨,而是赛马,比的?#24378;?#32780;准,积极响应国家重大战略,在求真和务实中找到平衡点和突破点。”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表示,?#24052;平?#39640;水平大学建设,不仅要加快‘双一流’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还要完?#24179;?#32946;法治,实现大学治理体系现代化。”周洪宇表示认为,加强高水平大学的建设,最根本的、最基础的、最长远的是要从教育的法治建设入手。

     

    您是第位?#26790;收?/h4>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

    南国彩票4+1图规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