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超越科学实在论:技科学的哲学思考

    发布日期:2019-03-10 17:39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Beyond Scientific Realism:Philosophical Thinking of Technical Science

     

      邢冬梅,苏州大学哲学系教授。苏州 215132;武天欣,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南京 210023

      原发信息:《江苏社会科学》第20184期

      内容提要:20世纪80年代后,科学与社会的关系发生了重要的变化,科学的主战场由纯基础研究转向改造世界的技科学研究。科学哲学从静态的存在论、表象的?#20174;?#35770;与价值无涉的客观性,转向了动态的生成论、干预的认识论与价值有涉的客观性的研究。这些变化?#20174;?#20986;当下科学的“时代断裂”的哲学特征。

      技科学/客观性/历史性/生成论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医文化核心价值体系及现代转型研究”(12&ZD114)阶段性成果。

     

      一、从科学到技科学

      在二战期间,科学、军事、国家之间的结合,对盟国取得二战的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战后,罗斯福总统任命万尼瓦尔·布什为其科学政策制定者,随后布什提出了那句著名的口号:“科学——无尽的前沿”。这种科技乐观主义思潮?#20174;?#20986;一种科学与社会之间的“契约”——基础研究是应用研究发展的驱动器,其结果自然会导?#24405;?#26415;创新与产品开发,从而提高人类社会福利。司托克斯(D.Stokes)注意到布什在巴斯德的导向性基础研究的思想中提出了科学与社会进步的线性模式:首先,基础研究无疑具有效用导向,但不能被实用所控制;其次,基础科学的成果可通过技术创新来促进工业与社会的进步①。这种科学政策方针随后成为长达50年的管理科学的主导模式。与此同时,科学作为一种文化模式的观点也随之在社会中确立。布什著名的“基础科学之梦?#20445;?#25104;为随后25年美国高等教育的基础,其“明确界定‘科学’是民主的人文主义的‘精神价值’的基础,并且认为美国的民主需要有‘遵循客观性的习惯,无私的判断、依靠正确的证据’的公民”②。

      然而,随着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美国与欧洲国家开始大规模削减或停止与冷战相关的研究项目,于是,与军?#24405;?#21010;紧密联系的大科学开始衰退。美国物理学家普里斯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就预?#31995;劍?#25104;指数率增长的大科学开始走向?#25112;帷?#24067;什的“基础科学之梦”开始受?#25945;?#25112;。1995年,《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变化中美国科学的生态学》的论文,呼吁用“应用基础研究”取代“纯科学”③。与此同时,世界各国的科学政策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科学政策的侧重方向开始从保障国家安全转向驱动社会经济发展。

      如今,冷战期间占主导地位的纯基础研究已逐渐被边缘化,科学被用于解决更多的现实问题,特别是风险社会所面临的问题。今天人们已经开?#23478;?#35782;到,20世纪90年代后的科学技术与冷战时期的科学技术完全不同,布什的“基础科学之梦”中“政府与科学的关系”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就是纳米科学家默利安蒂提出来的著名的“时代断裂命题?#20445;?#21363;当下科学研究的主战场已经开始由好奇心所驱动的求真的纯基础研究,转向服务于国家与社会的应用基础研究,科学开始成为一种直接的生产力。“当下科学关注的是由公共基金所资助、由市场驱动的福利创造,并没有在‘纯粹科学’与‘应用科学’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界线。”④这就是科学与社会之间的“第二次契约”——科学研究以实用目标为导向。这是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合同关系,市场需求的来源日益多样化,对科学知识的差异化要求就会日益增长。在这种知识生产的新形式中,研究是以认知与社会实践相结?#31995;?#20855;体共识为导向,而?#26031;?#35782;主要是以应用目标为导向。

      历史学家福曼(Paul Forman)指出了一种历史断裂现象,他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前,对科学知识的探索、对求知的?#37322;?#23545;科学知识的技术应用及其带来的社会进步,一直是人类社会的主?#25216;?#20540;。然而,80年代后,科学在文化?#31995;?#20027;导地位开始被技术所取代,科学主要被视为一种创新性应用纲领,用?#36234;?#20915;紧迫的社会问题与新市场需求。如今,科学已变成一种高技术,科学家有可能还是一位创业者、一位专利持有者。这标志着科学技术与社会之间关系发生了重要的深刻的转变,传统的“科学”观念正在发生变化。诸如“知识生产的模式2”“后学术科学”“创业型科学”“创新性科学的三螺旋结构”的出现,也表明了当代科学的历史使命及其相关组织形态的深刻转变,而“技科学”(technoscience)这一术语,却表明这种变化背后所隐含着的哲学本体论与认识论的根本变化。

      “技科学”这一术语,是比利时哲学家霍托?#20102;?G.Hottois)在1979年首先提出来的,他认为,现代科学实验使得科学研究与实验仪器及相关技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霍托?#20102;?#20027;张用“技科学”来代替“纯科学?#20445;?#20197;表明科学与技术之间的不可分离性,这不同于把科学与技术视为两个独立部分的传统科技观。在学术著作中,技科学通常是指科学和技术相互杂?#31995;?#21508;种实践。技科学的内涵后来被拉图尔所发展。1987年,拉图尔扩展了技科学这一术语的内涵,目的是超越科学实在论与社会建构论的两极对立。技科学强调科学论(Science Studies)要关注“建构科学的实践?#20445;?#32780;不要依附在哲学家或科学家对科学实践的回溯性?#24471;?#19978;。拉图尔认为技科学不仅由物质网络所维系,而?#19968;?#24102;?#27427;?#21490;与当下的烙印。拉图尔强调知识生产中科学、技术与社会之间的无缝之网,各种物质的、技术的与社会的差异性要素在科学实践中共同编织出科学事实,即科学事实总是通过杂合体建构出来,它依赖于丰富的经济和政治资源,良好的基础设施,自然、仪器、科学家之间的协调。在技科学中,人类与非人类之间的联盟不仅建构了科学事实,而?#19968;?#22609;造出客体与主体、自然与社会,甚至科学的合理性。在《行动中的科学》一书中,拉图尔提出了实践建构论的一个方法论原则:对于科学是什?#30784;?#25216;术是什么的问题,我们?#25381;?#35813;先于科学实践去界定,我们只需要做到,观察建构科学知识实践活动,以追踪出行动者的各种内部与外部的因素,从而将行动中的各种参与性要素都展现出来。在其“实验室研究”中,拉图尔说:“为了避免无止境地重复使用‘科学和技术’,我创造?#33487;?#19968;术语——技科学”⑤。“技科学”一词实际上展现了科学、技术和社会之间的杂合网络。

      不少的学者已经观察到,冷战结束后大科学的发展曲线逐渐停止,正在让位于新型的“后学院”科学,后者有新发起人、新规则和“好科学”的新标准。这暗示着二战后“大科学时代”中的科学与社会之间建立契约的基本前提与条件已经改变,科学与社会的关系需要重新思索。

    您是第位?#26790;收?/h4>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24066;?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

    南国彩票4+1图规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