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技术符号学:人工物的意义解释

    发布日期:2019-03-10 17:40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The Semiotics of Technology:The Significance Interpretation of Artifacts

      李三虎(1964- ),男,山西长治人,哲学博士,广州行政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技术哲学、社会空间理论和政治伦理。E-mail:[email protected]。广州 510070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87期 第

      内容提要:技术的实在性首先是技术人工物的实在性,技术人工物相对于自然物只是物理之物,但相应于艺术品则有着待解释的广泛意义。诉诸符号学,把技术人工物作为符号或符号过程加以解释具有较大弹性。它表明,技术人工物作为话语构制是一种语用关系,功能意义和非功能意义共处于语用关系形成过程;作为文本是一种脚本或代码的铭刻或表达,其物理结构包含着社会意义和文化视域;作为语义化生成物或被赋意物是一种文本间性构成,它呈现出多重意义混合或杂?#31995;?#19981;对称?#38498;?#30456;对性。技术符号学,采取的方法无疑是一种隐喻方法。这种方法有助于我们从技术人工物意义解释中发现技术生成的人和非人因素及其各种复杂关联,由此也有助于我们表明,技术人工物绝不只是符合目的或功能承担的工具,而是能够展示出它在设计、生产、使用和背景方面的深度实在性。

      Technical artifact is the first of all the realities of technology.It is only physical object with respect to natural objects,but have wide meanings to be explained corresponding to artworks.Referencing to semiotics,we take technical artifact as symbol to elastically explain.This approach shows that technical artifact as a discourse constitution is of a pragmatic relation,in which functional and nonfunctional meanings coexist,that as a text is inscription or expression of codes,with its physical structure containing social meanings and cultural horizons,and that as a semantic product is intertextual composition,where multiple meanings are symmetrically and relatively mixed or hybridized.So the semiotics of technology is undoubtedly a metaphorical approach.This approach helps us to discover human and non-human factors and their complex correlations in the becoming of technology,and to show that technical artifact is not the tool of technological affordance,but rather revealing the depth of their reality in designing,producing,using and context connecting.

      技术符号学/人工物/意义解释/Semiotics of technology/Artifacts/Significance interpretations

     

      技术人工物是技术实在的首要表现,技术哲学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对技术人工物的实在性给予解释。?#35805;?#26469;?#25285;?#30456;对于自然物,人们会按照结构—功能特征对技术人工物作出描述。这?#32622;?#36848;照应了技术人工物在物性?#31995;?#21151;能承担,展示了它的效用或功用方面的实在性。但在更为广泛意义上,技术人工物一方面包括非物质的人工物,如计算机软件;另一方面,即使是物质性技术人工物,也有非物质层面的意义,如建筑物的象征性。艺术品(如画、雕塑等)虽然就其物质载体而言也是人工物(非物质性技术人工物需要以物质为载体),但其本质不在于其技术效用而在于其审美价值。与艺术品相应,技术人工物也并不单纯是结构的功能承担,其更多的意义在其物质载体中显现出来。本文以技术符号学,按照技术人工物在物性与意向之间所处的特殊地位,对其社会和文化意义进行广泛而深入解释。

      一、符号学视野下的技术人工物意义

      符号学(semiotics)作为一种哲学理论,源于语言记号学(semiology)。但它不仅研究语言的结构和意义,而且也研究非语言符号系统的“意义制造”(meaning-making)——研究符号逻辑和符号过程(semiosis)(如指示、标示、相像、类?#21462;?#38544;喻、表示和交往等等)。随着技术发展水平提高和日益精化,越来越多的新的人工物不断涌现,人工物在社会文化领域也越来越扮演核心作用。尽管多数技术人工物本身不是符号,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追问它如何被赋予意义,从而把它作为符号加以解读。也就是?#25285;?#31526;号学可以成为技术人工物意义解释的重要方法。

      在当代技术哲学中,技术符号学(semiotics of technology)是以符号学概念工具或符号理论?#27835;?#25216;术的意义。这依赖于能否成功地赋予技术以符号显示的意义,?#24067;?#25216;术本身是否是一种内在的符号学现象。对于这种可能性,我们必须首先要把技术符号学作为技术人工物符号学(semiotics of technological aritifact)加以?#28304;?#22240;为当我们力图从符号结构上理解技术意义时,实际上是基于这样的前提:“符号过程与‘工艺学’两者都要依赖于一?#21482;?#26412;物性”。[1]如果说符号(如音乐、舞蹈等)是其意义的身体或人工物具身的话,那么技术行动则是人类实践意向或目标的人工物具身。正是这种类似性,使技术符号学?#27835;?#25104;为可能。

      在古希腊时期,从柏拉图开始就开?#38469;?#34892;一种人工物象征主义(the symbolism of artifact),主张人工物代表一种“理念?#20445;?#22914;建筑师将自己大脑中的一种理念变成其大脑之外的房子。中世纪人更加倾向于以人工物寓意象征,如以教会建筑象征神圣之地(天堂之顶、圣地耶路撒冷和所罗门之庙等)和以教堂塔器象征先知或使徒?#21462;?#36825;种象征主义符号学一度达到高潮,但它仅仅限于建筑和圣经解释。直到20世?#32479;?#26399;,经过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和皮尔士(Charles Sanders Peirce)的再发现,符号学才真正成为当代一种文化或社会理论,并发展出了诸如指示、图标、象征等概念。将这些概念用于?#27835;?#25216;术人工物,普遍的做法仍然是以功能主义符号学方法为指导,把人工物还原为功能属性(也包括审美功能),由此揭示其?#29616;?#34920;征(如思想、理念、图像等)或代码特征(如语言、姿态、规约等)。当我们说技术人工物通过专业设计能够表达功能时,其意思是说技术人工物是符号载体,它的功能是符号内容。

      从符号学角度看,技术人工物的设计和使用的确呈现出了不同符号过程。例如,摩托车的功能是用于人的道路行驶,这种功能在具体的设计中得?#36739;?#31034;,如通过车轮、车灯、座位和各种操作把?#20540;然?#24471;指示。摩托车的正确使用在具体设计中必须获得表达,否则行驶就?#35805;?#20840;,手脚位置和车辆操控也不?#22870;恪?#27491;如符号(如语言、图画、图标等)是用来交往或交流一样,技术人工物使用在正?#20132;?#38750;正式学习环境中也具有交往和展示功能,人们在不同社会背景下经常会交流人工物功能发挥情况并作出选择。在技术人工物设计和使用过程中,符号过程经常被看作是达到最优化功能使用目标的手?#20301;?#24037;具,把人对人工物功能的感知归结为功能承担能力。

      但是,人类对技术人工物显示出来的?#29616;?#33021;力,毕竟会超越对它的功能承担感知能力:“在创造和理解人工物方面,相对于其他物种来?#25285;?#20154;类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能力。在这种能力中,?#34892;?#26159;围绕更为精致的功能承担感知能力表现出来的。……然而,我们对人工物特征具有更为精致的推论能力。尽管对人工物特征的推论与理解各种生物种类毫不相干,但我们对他者的意向和目标的推论能力,能?#35805;?#21161;我们识别似乎特别多种类的人工物,并对它们的?#32622;?#21035;类进行提炼。这种能力无疑对思考一种人工物最初如何被创造出来具有明显作用,但又不限于此。如果不是针?#28304;?#26102;的人工物功能确定,而是着眼于彼时的目标满足,那么这种能力也许会发挥较之初期更大的作用。”[2]功能主义符号学方法只?#21069;?#20154;工物看作人类活动的被动结果,还没有真正关注人工物的赋意过程。在设计领域,功能主义的基础源于人们对“形式服从功能”①的理念或原则。这种设计原则虽然?#19981;?#20110;意义,如“至简”“数学证明”“形式透明”等,但这并不是优质设计的终极原则。任何人工物虽然以其功能为核心意义,但绝不是唯一意义。

      在符号学中,符号是“能指”(signifier)与“所指”(signified)的集合。这里的能指是与物?#22763;?#20307;或文本直接相关的功能意义,所指则是与社会或背景直接相关的非功能意义。这一符号学模型不仅适合于语言文本,而且?#37096;?#29992;于?#27835;?#25216;术人工物。?#26469;耍?#25216;术人工物不仅是功能性的“能指?#20445;?#32780;且也包括非功能性的“所指?#20445;?#35832;如记忆(如一个人看到一个轮?#38382;保?#20063;许会想起曾坐过此轮椅的已?#39318;?#29238;)、情绪依恋(如一双棉鞋是一个人度过寒冷季节的绝好伴侣)、心理环境(在医院等待手术)、社会内涵(某人?#19981;?#19968;部车也许是因为它具有的“温和”“生态友好”“操控?#22870;恪?#31561;内涵)等情感反应。在情感反应意义上,技术人工物对我们的生活之所以如此重要,不仅是因为它的功能意义,还因为它的非功能的社会和文化意义。从功能意义到非功能意义,人们采取隐喻这一符号过程,将两者关联起来:基于人工物的?#34892;?#21151;能赋予其非功能的社会和文化意义。例如,在2007年流行于德国和美国的歌曲“雨伞”中,女歌手蕾哈娜(Robyn Rihanna Fenty)唱到“你站在我的雨伞下”。这里的“雨伞”是从雨伞本身的避雨或防雨功能出发,隐喻“保护”和“爱情”。再如,当青藏铁路于2006年开通后,韩红唱的那首“天路”也是基于铁路的运输功能,隐喻内地与西域之间的“相互赠送”和“相互关心”。像雨伞和铁路这类人工物至少具有一种参照功能的意义,然后由?#25628;由?#20854;他背景依赖的符号内容。我们穿的?#36335;?#39550;驶的车辆和通讯用的移动电话等更是如此,它们不仅拥有实用功能,而?#19968;鉤性?#20102;相关的社会信息并具有象征意义。

    您是第位访?#25910;?/h4>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24515;?#23703;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

    南国彩票4+1图规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