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型智库 > 智库资讯 >

    写作是对“现在”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9-03-09 18:51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40年是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如何认识、评价这40年的中国文学,作家如何表达这40年里人的生活处境,是一个既复杂又现实的问题。一、写作要有当代意识。真正有价值的写作,无论是取何种题材,都必须思考“现在?#34180;?#27809;有人有权利蔑视“现在?#34180;?/p>

    生活;写作;书写;文学;作家

    40年是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如何认识、评价这40年的中国文学,作家如何表达这40年里人的生活处境,是一个既复杂又现实的问题。但在今天的文学研究的谱系里,最迫近、最当下的经验往往最复杂、最难书写,也最不?#30331;?#23567;说、影视界重历史题材过于重现实题材,学术界也重古典过于重当代。厚古薄今的学术传统一直都在。也不奇怪,当下的经验芜杂、庞大,未经时间淘洗,对它的书写,多数是不会留下痕迹的。

    但我觉得,以?#24405;?#28857;值?#20204;?#35843;。

    一、写作要有当代意识。真正有价值的写作,无论是取何种题材,都必须思考“现在?#34180;?#27809;有人有权利蔑视“现在?#34180;?#25345;守这个立场,就是一个作家的担当。波德莱尔曾经把能够描绘现代生活的画?#39029;?#20043;为英雄。确实,没有对当下、?#24067;洹?#27492;时、?#26082;?#30340;敏感,所谓的永恒,可能就是空洞的。所以,好的作家都是直面和思考“现在”的,当然也包括好的批评家、学者,同样有一个如何思考“现在”的问题。当年胡适说自己的思想受赫胥黎和杜威影响最大,赫胥黎教他怎样怀疑,杜威则教他“处处?#35828;?#24403;前的问题”,“处处?#35828;?#24605;想的结果”,我想,正是这“?#35828;?#24403;前”的现实感,使胡适成了那个时期中国思想界一个敏锐的触角。钱穆说晚清以来中国文化的衰败,很大原因在于文化成了纸?#31995;?#25991;化;而春秋战国时期,能迎来思想的?#24179;?#26102;代,得益于那时的思想有巨大的“现实?#23567;保?#32780;不仅流于回忆和空谈。

    切近现实问题,切近当下,永远是新思想和新艺术的源泉。就此而言,作家急需重塑现实感,甚至建立起一种“现在”本体论,以通过思考“现在”来展示自己的写作态?#21462;?/p>

    一个对“现在”没有态度的作家,很难赢得世人的尊重。而身处“现在”,如何才能处理好如此迫近、芜杂的当下经验,最为考验一个作家的写作能力。尽管人的主体性可能得用一生来建构,人是什么,只有他所经历的事、走过的路才能?#30331;?#26970;。但文学作为时间的艺术,正是因为意识到了“现在”的绵?#21448;?#20110;一个人的重要意义,人类才得以更好地理解在历史的某个特定时刻自己是什么。福柯说:“或许,一切哲学问题中最确定无疑的是现时代的问题,是此时此刻我们是什么的问题。”文学也是如此。不少人?#23478;?#32463;意识到,今日的文学略显苍老,尤其是新起的网络文学,虽然是在新的介质上写作,但很多作家在骨子里的观念却是陈旧的,甚至是暮气重重的,说白了,其实就是少了一点少年意识、青年意识,少了一点反抗精神和创造精神。五四前后的?#35748;?#20043;所以精神勃发,就在于梁启超、陈独秀、鲁迅、胡适、郭沫若等人,内心都充满着对青春中国的召唤,他们当年反复思考的正是今天的我们是什么、中国是什么的问题。今天的作家要处理好这么复杂、丰富的当下经验(对于历史的长河而言,40年也不过就是当下、就是现在),更要有一种当代意识,有一种直面“现在”的勇气。

    二、写作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从时间的意义上说,这40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有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在一起、并置在一起。认识到这些经验的复杂构成,生活才会有纵深感,文学的书写才不会表面化、浅薄化。

    您是第位访?#25910;?/h4>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24515;?#23703;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

    南国彩票4+1图规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

      <sup id="0qzg6"><menu id="0qzg6"><form id="0qzg6"></form></menu></sup>

      <div id="0qzg6"><ol id="0qzg6"></ol></div>

      <div id="0qzg6"></div>
      <div id="0qzg6"></div>

        <em id="0qzg6"></em>